随我心 - 分卷阅读27 巨ru皇后(H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>他怔了怔,起身将茶盏交给宫女,背对她道:“容朕想想。”

    皇帝离去的身影孤单极了。他回到紫宸殿议事厅,坐在上首面对满桌的奏折,瞬间头疼欲裂。守了这么些天,盼了这么多时日,她一醒来就要走!

    “尚恩,你说朕应当如何?”他指尖揉捏额角,心中暴躁得只想杀人。可惜该杀的都已经死了,他还能杀谁?

    尚恩吞了吞口水,低声道:“奴才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朕恕你无罪。”魏琛抬眼看向他,目光阴沉。

    尚恩几经思量,措辞婉转道:“如今陆主子去意已决,甚至置生死于度外,恐怕圣上只能行缓兵之计,容陆主子回府上静养。待她心结打开,圣上诚意求娶,亦可破镜重圆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娶?”魏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尚恩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圣上已将陆主子贬为庶人,不再是您的后宫了。您自然要重新纳她为妃嫔。然陆主子当初被强抢入宫,心中幽怨已久,若圣上今次以礼相待,诚意求娶,必然能使陆主子释然。”

    魏琛听着都觉得窝囊,却是久久无法反驳,重重地叹气。

    陆臻醒来见芙妹在舔屌(H 4000字)<巨乳皇后(H)(随我心)|

    https://.po18.tw/books/673484/articles/7721864

    shuise

    陆臻醒来见芙妹在舔屌(H 4000字)

    当初陆芙进宫坐了一辆宽敞却毫无标记的大马车,如今她离宫坐的竟然还是这辆马车。

    魏琛没有来送行,想来她与他今生也不会再见,她手里捏着废诏,眼泪无声地流淌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哭呢?她该高兴不是吗?陆芙用手帕擦去泪痕,调整出一个脆弱的笑容,终是回了陆府。

    她伤势不轻,在绣房内静卧了一个月才逐渐康复。躺在自己从小到大居住的屋子里,真是无比安心。

    陆臻每日都来探望她,有时她睡着,他就看一会儿便离开。有时她醒着,他就与她闲聊家常,他没有过问宫中事,陆府所有人都对此回避。

    陆芙一日日康健起来,却发觉自己的身子变得好奇怪……

    幽美的肉穴已经愈合如处子,可时常难受地空绞着,她手指伸进去抠了抠,一大股花蜜涌了出来,竟开始控制不住摇屁股,渴求男人的肏伐。两粒乳珠更不必说,总是硬硬地顶着肚兜,寂寞难耐。

    她每次都是缩在被窝里偷偷抚摸自己的身体,减缓肉体的饥渴,又恨自己被男人玩成这淫贱的模样,都是魏琛一手调教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这日早晨,她梳妆过后想上街走走,或许白天玩得累了,身子乏了也就没那么空虚了。陆臻恰逢休沐日,她要出府自然需要哥哥陪着。陆芙去西厢找他,婢子说哥哥近日政事操劳,竟然还未起身。

    陆芙噗嗤一声笑出来,命婢子候在室外,她去叫醒他。

    寝室内窗帘遮挡了外头的光线,又幽静又凉爽。她掀开床帘,只见哥哥穿了寝衣,一脚踢开被子,大咧咧地躺着。

    陆芙轻笑了一声,刚要叫醒他,却见男子裤裆处高高撑起一个包。她看着那处,不由地愣神了。

    若她未出阁必然不知这是怎么了,可她日夜侍奉皇帝自然懂得。魏琛休沐日往往抱着她睡到辰时,他晨勃了就会拍拍她把她喊醒,然后拉开裤头释放分身,叫她舔吸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陆臻那撑起的帐篷,简直魔怔了。身体不由地开始发情,花心已然吐水,最可怕的是,她下意识张开嘴,素手扯开陆臻裤头,一条大肉棒直挺挺地弹跳出来。

    陆臻比她年长四岁,年轻有为,克己复礼,尚未娶妻纳妾,如今仍是童子之身。他阳具是肉粉色的,粗长又粉嫩,看起来可口极了。陆芙跪在他身体两侧,弯下头一口叼住他的阳具,细细舔弄起来,脸上满是沉醉。

    她的小嘴柔软又湿润,紧紧箍着棒身,小舌沿着青筋勾挑,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极乐之感?陆臻以为自己又在做春梦了,自从芙妹回来,他常常梦见赤裸的女子与他纠缠,女子虽看不清脸,那对巨乳让他沉迷不已……这会儿他睁开眼,竟然见到自己的阳具从芙妹口中跳出来,她侧过脸,伸出舌头,从棒根往上舔吮,一路舔到龟头……

    他这是又做梦了吗?……

    陆芙吃得起劲,根本没察觉他醒了。她将整根肉棒全部舔得湿哒哒的,然后小手将肉棒压在他腹部,如此一来,一对卵袋便抬起了头。她低头,张嘴含住一双卵袋,用口水和小舌服侍它们……

    “嗯,嗯。”陆臻再也忍不了,低低呻吟起来,他才发现自己不是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